糖糖今天睡醒了吗

【丞正】天选之充电宝(全)


花路之旅第三期丞正衍生 又名 天选之充电宝
丞正 微贾正
小贾出场多且被虐预警
暧昧期
我偏题了 充电宝只是个引子 各位考官请见谅qwq


【地点:LA】

范丞丞看着远处蹲在地上拨弄小草的朱正廷,他的头低垂着,额前软发悬在空中遮去了他一半的神色,于是他便习惯性地朝朱正廷的方向走去。


“怎么了?”



“没啥啊。”朱正廷一愣,抬头勉强地朝范丞丞笑了笑,抿了抿嘴,朝后面瞥了一眼,又转过头来不说话了。



范丞丞察觉到朱正廷心情不大好,他朝方才朱正廷后望的方向看去———小鬼、Justin、陈立农几个在草坪上有说有笑,一会互相推搡着,一会突然来了段最近练的rap。



一瞬间,心中已了然。



在南都娱乐的杂志里,有范丞丞对于朱正廷的评价,“玻璃心”,其实这倒没有夸张,他的队长在该坚强的时候是会毫不犹豫地把眼泪往肚子里吞的,可他也会有脆弱得一碰就要破碎的时候,毕竟也是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孩子,骨子里藏着柔而软的魂,时常指着别人命令不过是一种惯性,更是一种对在乎或值得信赖的人的一种撒娇。接受了很多爱,也热情而毫无保留地释放爱,而一旦被在乎的人无心伤到,那伤口无疑是疼痛难耐的。



就比如刚才,Justin和小鬼他们在一起嬉笑打闹,镜头扫到他们身上时,突然镜头外跳进了朱正廷的声音。



“快!快!justin,黄明昊快快快!黄明昊,你不要让我说话说三遍。”



Justin和小鬼正跟着音乐跳得起劲,耳边传来朱正廷软软糯糯的声音,偏这绵软的声音要带着点命令的口吻,搞得他总觉得太听朱正廷的话会显得有些没面子,于是故意在镜头前多呆了一会———明明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想过去的。



可能这就是青春期小孩不由自主的叛逆吧。



范丞丞总是绕着朱正廷身边转,一会儿停下脚步低头玩了会儿手机,抬头发现朱正廷不知去哪了,于是左顾右盼,跟个定位导航似的锁定目标,然后无声无息地朝他的哥哥靠拢。




所以每次合照他和朱正廷十有八九总是贴在一块,大概也并不奇怪了。




范丞丞远远就听到朱正廷跟说rap似的在说“黄明昊,快快快!”啥的,心想,还挺有节奏感,然后把手机揣兜里就朝朱正廷方向走去。




另一边的黄明昊被朱正廷扯过来说话,由于被打断了和小鬼他们的激情乱舞,心里稍稍有些不耐烦,身体呆在朱正廷一边听他说了几句,心却还是留在那边。耐下心等朱正廷说完,立刻又跑过去和他们一块儿闹了,而正好镜头又往他们那边扫。




“…等你有小孩的时候,我也送你这么大的一辆车。”黄明昊指了指后面的豪车,拍拍陈立农的肩,一脸狡黠。



黄明昊还准备打趣两句,一边肩膀就毫无预兆地一疼———他条件反射地偏过头一看,是朱正廷把自己的充电宝拍在了他肩上。




朱正廷一看黄明昊眉头皱起,就知道自己下手重了 ,心里想着要赶紧道个歉吧,没想到嘴比心思反应快,愣是没拦住就让依旧不怎么客气的话给崩出来了:“帮我拿着。我…”




这熟悉的略带命令的语气平时不觉得什么,可能是今天肩头还疼着,结果却依旧连句软话也捞不到,黄明昊心里有些窝火,想也没想就语气生硬表情微冷地冲着他说“你自己拿着。或者放地上。”




朱正廷愣了愣,没想到黄明昊突然变脸,还没来得及补个道歉,就看见黄明昊迅速转过头去继续他们的打趣了。




他有些呆呆地握着手机和充电宝,心里莫名有点酸涩,一刹那间有些不知所措,左右看了看,却没看见在他身后的范丞丞,于是便低着头往前走了。




“正廷,你好了吗?”不远处的蔡徐坤朝他招招手。




朱正廷本来打算找蔡徐坤拍段小视频,手里握着充电宝不方便,于是第一反应是找黄明昊帮忙拿,没想到被拒绝了,一时间拍视频的心情都没了,只好强颜欢笑朝蔡徐坤招招手“坤,你们先去拍吧,我等会来。”





一个人默默蹲在地上,周遭是伙伴们欢乐打闹的声音,不远处还传来阵阵歌声,像是尤长靖和林彦俊的声音。不过他也无心去听了。




他虽然不想往那方面想,但事实似乎就摆在他面前。他不算特别敏感的人,但会特别关注在乎的人的感受。他一直以为他和黄明昊的感情是最好不过的,论相互陪伴的时间,他们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他不会忘记那段身处异乡的日子,人不生地不熟,竞争剧烈,压力巨大,那都是靠着他们两人彼此依偎取暖才撑过来的。不过那个时候,黄明昊和现在比起来,好像特别听他的话,也许是因为他年龄上的优势,更可能是那时候只有他们两人…



后来一起参加了偶像练习生,他眼睁睁看着黄明昊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他欣慰的同时心里又有些不舒服——像是害怕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会被人顶替似的。



后来他又发现,黄明昊很多时候都在惯着他,容忍着自己时不时的任性,而如果自己再这样肆无忌惮下去,难保不会让黄明昊生厌吧。




他心里闷钝,随意地拨弄着草坪上青嫩的小草,突然听到范丞丞的声音,抬头心不在焉地回答了几句又低下头,突然被范丞丞握着手臂轻拉了起来。




他直起身来看见范丞丞盯着他,范丞丞张了张嘴像是要说些什么,又抿了抿嘴,最后开口竟然是一句没有没脑的话“吃火锅还是串串?”



“啊?”朱正廷有些发懵。




范丞丞依旧盯着他,手却悄悄行动,不动声色地把朱正廷手里握着充电宝拿到了自己手里。“他们商量晚饭吃什么呢,等会估计也要来问你,你去那边看看吧。”




“哦、哦,好啊。”朱正廷低头看自己手里的充电宝转移到了范丞丞手上,心头蓦地一动。



他听范丞丞的话往前走,天色已经微暗,回过头发现范丞丞还离他身后不远不近的距离走着,一种难以分解的滋味悄悄涌上他的心头。



他不是不知道,范丞丞对他的好。范丞丞刚进他公司的时候就和他投缘,知道他姐是范冰冰后也有刻意疏离过,但最后还是敌不过对彼此的欣赏和趣味相投,慢慢也就觉得刻意疏远不如自然相处。




尽管自小受尽无数宠爱,论起范丞丞对他的好,刚开始总归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他一向和黄明昊最亲,而黄明昊就算是表达亲热,方式也是内敛而有保留的,而范丞丞不一样,他就像一团火,无所畏惧地横冲直撞,毫无保留地散发光热,而一旦被他点燃,就难逃他布下的火海。



他爱自拍,手机里躺着几千张,翻到最前面有不少是和黄明昊一起拍的,那时候他总爱缠着他一起合照,黄明昊虽然每次都不大情愿,不过看朱正廷兴致高涨,也就只能随着他去。后来渐渐的,朱正廷的合照对象转移了,因为他发现,当他想自拍的时候,他不用再缠着黄明昊了,范丞丞会主动来找他,还会和他商量哪张好看,以后在微博上发哪张。



练习生时期有很多有苦难言的时候,他最亲的弟弟,也是自己无形中最依赖的人,常常要听他诉说很多委屈,有时候黄明昊会抱着他安慰他,但也有很多时候,黄明昊自己尚有练习在身或者没有心情去劝解他人,于是朱正廷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从自己眼前走过。




不知怎的,在这些事上他总喜欢拿范丞丞和黄明昊去比较,于是在他不高兴时,范丞丞跳到他面前开门见山地问他怎么回事,就算自己不说话也会在一边陪着自己,他总会心里突突地一跳。




明明有些事情是不能比较的,可他还是会失望,会欣喜。



黄明昊不是不依赖朱正廷,他也是他最亲的人,是可以在一张床上睡一个月的那种。



在韩国那段时间他懵懵懂懂,朱正廷喜欢两个一起做事情,他就依着他,而随着他逐渐长大,心性愈发成熟,渐渐懂得了自己天性喜欢独处,有时独享夜晚看一个人的电影,朱正廷不合他愿偏要挤过来,难免他会有些犹豫———他想要推开他,但又怕把他给推远了。



后来朱正廷也不常一洗好澡就往他床上冲了,他总是坐到范丞丞的床上和他一起开黑,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这种时候他会拔掉耳机,放下手机,内心的疑问根本压抑不住:朱正廷这么菜的水平,范丞丞到底是怎么忍下来的?



不对劲。



熄灯后,他在自己床上躺着一动不动,耳朵却竖起来聆听着周遭的动静,当他听到没有床发出的咣当哐当的声音以后,他就确定了朱正廷没有回自己的床上睡,而是和范丞丞睡一块儿了。



这时候,虽然他不想承认,可总觉得自己有一种莫名的冷清和幽怨,他不可否认他是在意这件事的,不然他早安然入梦了,管他们谁跟谁睡呢!



窗外阵阵蝉鸣,他的思绪飘得很远,他回忆着从前,朱正廷睡觉喜欢抱着东西睡,夏天也不嫌热,侧睡手脚缠着他的身体,让他叫苦不迭。



想到朱正廷现在换个人缠了,他本应该庆幸,却不知怎的,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他翻了个身,声音很响,暗暗想范丞丞总会有一天受不了的。



可是没有。



就在今晚,黄明昊察觉白天朱正廷心情不对,想到他房里和他说说话,顺便一起睡个觉恢复一下感情什么的。



结果敲了敲门,里面居然走出来一个范丞丞。



他愣住了,有些不知所措。



“正廷呢?”



“在洗澡啊,这么晚了你来干啥?”范丞丞下身围了块浴巾,上身没穿,身上还有未干的水珠,他一手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白毛巾擦了擦下颚上的水珠。



黄明昊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复,但是总觉得范丞丞这话不对劲,心里莫名又有些窝火。“这么晚了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我还没问你来干啥呢。”



“睡觉啊”范丞丞笑嘻嘻地看着他,挑了挑眉“我——”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正廷指定的免费陪睡人员。”



黄明昊心里一紧,嘴上还不肯服输“你就顺着他折腾吧,摊上他这个睡相你明天能不能按时起来还是个问题。”



然后他果断地扭过头走人了,并且觉得自己刚才的笑容估计不大好看。标准贾笑。



范丞丞一边嘴角翘起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把门关上回到房里。



朱正廷已经穿着睡衣出来了,头发尚有些湿漉漉的,趴在床上翘着脚玩着他的独角兽。



范丞丞也换好睡衣,从床的另一边上去,靠在枕头上挽起双臂斜看着一边的朱正廷,突然,毫无预兆地从朱正廷手里夺过了那只独角兽!



朱正廷还没反应过来,看见抱着独角兽的范丞丞略带得意的笑容,他眼睛瞪起,手臂撑着床爬到了范丞丞身边,伸手就要去够那只独角兽。



“丞丞给我!”他刚从浴室出来,脸有些红红的,嘴巴因为微恼有些嘟起。



范丞丞一手抓着独角兽把它移得很远,饶有兴味地观察朱正廷的反应。




“丞丞啊…给我吧。给我抱抱,我要抱抱。”朱正廷改变策略,撒起娇来。



“不行,我今天要抱着它睡。”



“啊?…我、我也想抱着它睡!”




范丞丞转念一想,觉得事情态展不如他的意,突然把独角兽一扔——独角兽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落在一边的沙发上还打了个滚。



“你…”朱正廷想拽着范丞丞的胳膊去打他,范丞丞眼疾手快闪到一边,并把灯全关了。




“睡了,明天还要早起呢。”




“哦…”朱正廷不情不愿地钻进被窝,犹豫了一下,还是侧过身紧紧挨着范丞丞的胳膊圈着他睡了。



范丞丞在黑暗中十分清醒地眨了眨眼。



这样才对。




你去抱独角兽,那谁来抱我呢?



—END—感谢阅读💗

取题目真难啊qaq

评论(79)

热度(1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