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糖今天睡醒了吗

纸短情长2


【1】:http://tangtangxiangshuijue.lofter.com/post/1f64b1bc_ee910078 


范丞丞其实早就知道朱正廷在害怕了,最近那什么高智商鬼故事在年纪里那么风靡,就算闭着耳朵也得被人塞进一两个,何况朱正廷胆子那么小,和他一起玩游戏的时候就嚷着拒绝所有看着恐怖的游戏…就刚才他发现朱正廷紧张兮兮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像只容易受惊的小兔子似的,突然就觉得吓唬吓唬他或许也蛮好玩的。

“呃……我想想啊…”小孩子的捉弄欲被挑起就一发不可收拾,黑夜里范丞丞的眼睛里闪着些许狡黠和顽皮。“呃……”故意把停顿拉得长长的,吊得朱正廷心跳加速。

“求你了求你了,就今晚,一天!”他太害怕会听到拒绝的答案了。

“呃……对了朱正廷,其实…”范丞丞觉得这样还不过瘾,于是抱着尝试的心理做得更加过分,他的声音突然变得阴阳怪调“我们房间里…有第三个人个人哦.”

“不要说了!!”

“你知道他藏在哪里吗?”

“不要!我不听!!...”朱正廷哪知范丞丞反倒来吓唬他,原本紧绷着的神经受不得一点刺激,马上就崩溃了。

范丞丞听见他尖叫着出声,接着渐渐不说话了,正奇怪着,突然有听到了上方传来小小的啜泣声,像是闷在被子里的那种模糊的声音。

范丞丞这才觉得大事不妙了。

把他吓坏了怎么办?

“朱正廷……?你没事吧?”

没有回复。

他有些害怕,于是马上掀掉被子,翻了个身跳下床,胡乱踩着地上的拖鞋跳上了木梯,随着木梯“咯吱咯吱”乱叫的声音往上爬,来到上面,借着偷遛进来月光,他发现朱正廷裹着被子的身子蜷缩着像一只小小的虾米,头蒙在里面,身体微微颤动着。

他爬到朱正廷身边,摇着他的肩晃了晃。

“呜呜……你…是谁?”

范丞丞有点想笑,接着又变换姿势躺在了小虾米身边。

“是我啦,范丞丞,小兔子快开门!”范丞丞侧过身,斜睨着裹成个木乃伊的朱正廷,接着用力把他搂住。

“走开!!”朱正廷的声音闷闷的,带着一点奶音,哭过后更像小猫叫一般软绵绵的。“小兔子…不开门。”

范丞丞都能想像他嘴嘟起气鼓鼓眼睛红红的样子了,嘿,还真像只小兔子。“那我撬门进来了咯。”

范丞丞说着便用力扯开了朱正廷的被子,还把他的身子扳了过来对着他,他果真看见朱正廷如他想象一般小嘴还嘟着,不过眼睛紧闭着不看他,长长卷卷的睫毛上挂了几颗晶莹的小泪珠。

“不哭了,我们以后都一起睡,行不?”范丞丞有点无措,毕竟也还是个小孩,心想着他既然想和我一起睡就答应他,大不了以后都一起睡呗。“也不吓你了,我保证!”

朱正廷听完马上睁眼了,大大的眼睛里盛满了月色流光,还就眨巴眨巴盯着他看,一脸认真地问他“真的?”

“嗯。”范丞丞伸出自己短短的小手指把朱正廷眼眶边渗出的泪珠都给抹了。

“那…也不能睡到一半偷偷走掉!”朱正廷着急地补充。

范丞丞想了想,到底怎么样才能让朱正廷安心睡觉,接着想到了白天语文老师教的一个词叫“陪伴”,他还一直把“陪”写成“部”,觉得这个词比一般的词语要厉害一点。于是清了清嗓子认真地回答“我一晚上都会陪伴你的,以后也一样。”

说到“陪伴”两个字还故意加重声调,听着莫名有些滑稽。但朱正廷听完倒是安心了,过一会没说什么话就沉沉睡去。

春夜不长不短,但承载两个孩子的甜梦,足矣。

陪伴,曾概括了那年最幼稚的语调和最真挚的情感,曾让一个孩子如愿进入梦乡,让另一个孩子翻越无数春秋,依然背负着当初的诺言。

【十五岁】

朱正廷越长越高了,和客厅盆栽里的树苗一样高了,本来是值得开心的事,但瞅一眼边上的范丞丞,发现不知不觉中他也长得和自己差不多高了。作为名义上的哥哥,这让他稍稍有些不服气。

青春期的男孩对自我的认知开始更上一层楼,更加关注自我而非外物,从外貌到学习再到各项能力,他们会与同龄人明里暗里作比较,而很多时候差别只在分毫之间,故哪怕只是略胜一筹,也能决定彼时此时心情的好坏。

昨天回家作业最后一道物理大题他们班只有范丞丞写出来了,但今天英语他比他多考三分,上次他们班篮球赛范丞丞个人得分比他高…

诸如此类的小事,看似不起眼,却总是吸引着他的视线,虽然他不想注意,但内心的好胜心却总是在隐隐作祟。

更让他有点心里不舒服的是,不知从何时起,范丞丞对他的称呼直接从“朱正廷”变到“正廷”了,口头上不喊哥哥就算了,但这样的称呼到底谁是谁哥哥啊!

譬如现在,他和范丞丞从车站走回家,范丞丞无意间发现书包的拉链不知怎的开了,于是轻轻用肩撞了撞边上正在吃西瓜味儿冰棒的朱正廷“正廷帮我拉下拉链,后面。”

朱正廷眉尖微蹙,用嘴含住冰棒,腾出两只手绕到他的背包后面,两只手扯住两边的拉链头用力往上一拉———其中一个卡住了。

他只好拍拍范丞丞的肩让他转过头,接着一只手握住还放在嘴里的冰棒,舌头伸出来把周围渗出的冰水都舔干净,再把最后一小块咬住含进嘴里,这才把冰棒的棍子递给范丞丞。“拿着,你拉链卡住了。”

范丞丞感觉身后的书包随着身后人的摆弄移上移下,身体微微站得有些不稳,身体重心向后仰,前脚掌腾空———因他的头高仰起,他忽然看见了天边的晚霞,一层层红浪围绕着中间的橘黄荡开,深处是烈火直窜的橙红,浅处是迷蒙蒙的水红色…

这样的水红色,他刚才还见过。晶莹粘稠的西瓜味冰水给他微微张开的弹滑的嘴唇渡上一层薄浅的润红,嘴角处还有一滴将坠为坠,灵活的舌。头伸了出来朝着那一滴精准地一卷…

“嘿,给我站好,都要靠我身上啦!”

他被轻推了一把,前脚掌终于着地,他脑袋有些晕地盯着前方灯火微明的道路,一下子觉得世界有些摇晃。

“咔啦!”拉链终于被拉上去了,他的灵魂惊醒终于回窍。

朱正廷蹦到他前面,脸上带着一丝莫名的笑。

“你像只呆头鹅一样看着我干嘛?”他双手背在后面,脸上的神情却愈发促狭了。“猜猜我发现了什么?在你包里的。”

“啊?”

朱正廷看眼前的范丞丞表情愈发呆滞了,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最后还是双手往前一伸,把手里攥着的粉色小信封展示给他看,并朝他眨了眨眼“谁给的?如实招来!”

“什么东西?”范丞丞看了看眼前精致可爱的信封,好看的眉头都皱了起来。“不是我的。”

“当然知道不是你的,肯定是哪个女孩给你的咯…别装了!快说是谁!”

“…我没看过,你在哪找到的?”

“就夹在你数学书…”他边说边盯着信封就要拆开。“…里面。”

“诶——这样不好吧…”范丞丞握住他的手腕试图制止他。

朱正廷撅了撅嘴,转头盯着范丞丞,眼球子咕噜一转,想了想还是转变策略,放软语气撒娇地说“唔…就大概看一下,不看署名,就不知道她是谁了,好不好嘛?”

范丞丞无奈地垂下手,看着朱正廷兴致勃勃地把信封快速拆了,把信纸从里头拿出来铺开,手在纸页处轻轻一搓———一、二、三…

朱正廷心里有了数,原来也不过就三页纸嘛,他最多一封信里夹着六页纸呢…

范丞丞看朱正廷压根也就没打算好好看信的内容,翻了两下子就把信纸装好给他了,但是还给他时的表情倒是很值得玩味,那种想拼命掩盖的得意神情是怎么回事?…哦,他懂了。

“怎么样?”

“好啊,特别好!等会你也看看,觉得不错就成了吧!”他的语气也沾染了一丝得意和高昂,说话开始不经大脑就出口。

“什么成了?”范丞丞停下步伐,皱着眉侧过头看着朱正廷。

“在一起啊。”朱正廷也停下来,他看见范丞丞的黑发在风里纷乱,遮挡了他的一半神情。

朱正廷有些忘记范丞丞那时的答复了,但是印象很深刻的是到了第二天,范丞丞下午放学没有跟他一起回家,而是提前告诉他自己有事要先离开,并且晚点到家。虽然没有告诉他具体是什么事,他糊里糊涂地就点头应了。

这是他第一次独自一人站在车站等616路公交车,然后就发现没有范丞丞在一边陪他聊天真的好无聊。

他低下头盯着站台上的一颗小黑石子,用脚踢一下,石子就像被弹弓弹走的小鸟弹开一段距离,小步走过去瞄准石子再踢一脚,石头又飞了…

“哎,你看见了没阿…”

“就是那个…范丞…”

“对啊,我在想…不会这么夸张吧,昨天给情书今天就在一起了?”

“都载着她一起走了,你说呢?我们班那些女生知道了得嫉妒死…”

石头没有再被踢飞。

朱正廷抬起头来,向不远处正凑在一块讲话表情神神秘秘的女生们靠近。女生们一看到范丞丞的哥哥朱正廷来了,马上压低了声音,但表情却出卖了他们。

“你们…在说范丞丞?”朱正廷试探道。

“呃,呵呵,是啊…”其中一个短发圆脸的女孩有些讪讪地笑了。

“他载着女生走了?学校里的公用自行车?”朱正廷开始生气范丞丞对自己有所隐瞒。

“对,对…我们、我们也只是看见!其他什么也不知道。”一个高马尾女生赶忙站出来表示她们一无所知,像是害怕朱正廷回去告诉父母暴露了范丞丞可能恋爱的事情。

一辆公车开过头直愣愣地冲出站台10米,朱正廷在一阵飞扬而过的汽车尾气里捏着鼻子皱紧了眉。

站台上一群人一窝蜂涌了上去,朱正廷看了一眼公车背后红色的“616”数字,慢慢地跟在众人背后挪上了车。

车上好拥挤,他抓着上面的吊环左摇右晃,一边的肥胖大叔不时扭动着大肚皮拱着他一边还像个取暖器似地在大热天发散热量,嘴里还朝后面骂骂咧咧的“你还挤!你还挤!个戆大没娘的…”

车里憋闷,朱正廷在晃动中大口呼吸了一下,觉得头有些晕晕的,手心渗出黏腻的汗,胃里泛恶心。


【3&END】:http://tangtangxiangshuijue.lofter.com/post/1f64b1bc_ee910c88

评论(1)

热度(126)